汉能员工总部维权:被欠5个月工资,社保断缴,创始人曾为首富

汉能员工总部维权:被欠5个月工资,社保断缴,创始人曾为首富




采访中,几位汉能薄膜发电集团的员工表示,5月份开始工资断发,7月份公积金也停缴,8月份社保也断缴了。一位员工表示,刚入职几个月,一分钱没拿到,自己还添进去5000块,因为报销也没有落实。他还表示汉能地区公司也有员工在维权,欠薪是普遍现象。
出品|三言财经 作者|丰收
 
10月9日,数百名汉能员工在汉能北京总部聚集,平时上班的地方此时成了维权讨薪的场所。
 
 
 
图片显示,维权员工手举“汉能还我工资”、“无理由欠薪”等字样,整齐的排列在办公区门口。
 
 
据爆料称,此次欠薪涉及数千名员工,除工资外还包括报销、公积金、社保等,最长欠薪时长达5个月。三言财经试图联系汉能官方,但未收到回复。
 
随后,三言财经赶赴位于奥森的汉能总部,联系采访了部分维权者,获知更多相关细节。
 
员工称数千人被欠薪,最长达5个月
 
社保公积金断缴
 
三言财经到达现场时,场面较为混乱。近百人聚集在汉能北京总部的大门内侧。
 
 
维权者显得情绪比较激动,齐声高喊“还我血汗钱”,但并未有见汉能高管出来安抚维权者。
 
 
一番沟通后,维权者从大门离开,重新回到园区内部,在其中一座办公楼的门口聚集。有员工表示今天必须要有结果,不然不会结束维权。
 
 
 
就在维权期间,三言财经采访了几位现场员工,了解了更多细节。
 
采访中,几位汉能薄膜发电集团的员工表示,5月份开始工资断发,7月份公积金也停缴,8月份社保也断缴了。
 
一位员工表示,刚入职几个月,一分钱没拿到,自己还添进去5000块,因为报销也没有落实。他还表示汉能地区公司也有员工在维权,欠薪是普遍现象。
 
另一名员工则称有新同事8月份入职,到现在一分钱都没有拿到。
 
还有员工表示,从5月份欠薪开始,公司并未发布正式的通知邮件,也未正面给出欠薪理由。部门高管虽然曾在群里传达过何时发薪的口头通知,但是每次都没有实现,现在社保和看病自费的钱都要自己出。
 
 
 
 
而据了解,汉能员工总数曾有两次突破了万人,一次是在2015年,汉能人数最高达1万1千人,当年5月20日汉能薄膜发电在港股停牌后,汉能开始多批次裁员。另一次是在2017年,经过下半年大规模招人后,汉能员工总数也超过了万人。
 
虽然现在汉能员工已不足万人,但此次涉及的欠薪人数或高达数千人,几乎覆盖到所有员工。
 
现场维权员工提供的汉能内部通讯录上显示,截至目前,汉能系各公司员工总数为7422人,其中汉能水力发电集团635人、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1684人、汉能薄膜发电集团5103人。
 
 
而据现场员工透露,北京总部或有2000人办公,主要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和汉能薄膜发电集团的员工。
 
在长达五个月的时间里,也有很多员工走仲裁途径。有员工表示因为受到太多仲裁请求,朝阳仲裁已经不再接受请求了。公积金和社保也是拖延状态,社保局也在催,但是没有任何进展。
 
也有维权员工在北京市领导留言板控诉公司拖欠工资一事。
 
 
而如此大规模、长时间的欠薪,也会伴随被裁员和主动离职的情况。但是据现场员工透露,似乎所有离开的人都没有拿到补偿,发薪的约定期限也没有兑现。
 
下午2点左右,维权人群被领进会议室进行集体沟通。汉能集团人力高管、汉能集团主席李河君的高级助理杨靖提出了解决方案:10月15号补发一部分工资,社保在本月底补缴,另外让统计出讨薪人数和金额。
 
现场员工自行统计此次讨薪人数约400人,涉及金额约为3700万元。
 
但是鉴于以前公司多次未履行承诺,维权员工要求当天补发工资、社保等。维权员工认为,多月未发薪资等费用给生活造成了极大困境,更有女员工控诉没有医保生病都不敢去医院。
 
最终双方没有达成一致,不欢而散。
 
汉能现金流问题早有端倪
 
曾被曝强制员工购买金融产品
 
汉能曾经有多辉煌,相反现在的境况就有多糟糕。
 
自2009年起,汉能投资超过100多亿美元进入薄膜太阳能行业。在2015年5月20前,汉能薄膜被资本市场的热捧,汉能旗下上市汉能薄膜发电股价两年内大涨1800%,港股市值一度超过3000亿港元,48岁的汉能创始人李河君曾以财富1600亿元成为当时的中国首富,在王健林和马云之前。
 
 
但是好景不长,2015年5月20日,因被质疑存在大量关联交易,涉嫌操作股价被香港证监会调查,当天汉能薄膜发电股价暴跌47%。随后停牌四年,直到今年6月份,汉能薄膜以私有化回A股的理由从港交所退市。
 
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退市方案开始以现金或股票置换。但是后来现金方案被放弃,汉能薄膜私有化以换股方式进行。这被外界解读为汉能面临现金流动性紧张的困境。
 
汉能现金流困难的处境在另一出负面新闻中充分显露。
 
在2018年7月,汉能控股集团(汉能水力发电集团前身)被曝强制员工购买6亿元的金融产品,用于营口移动能源产业园的建设。
 
据报道,该理财产品认购活动自2018年6月初开始,截止日期为2018年8月10日,总体规模约6亿元。
 
如果员工认购完成率低于50%,可能面临辞退;高于50%但不能100%完成,可能被降薪。最低认购起步20万元;岗位级别越高,需要认购的额度越多,年化回报率预期10%。
 
也有报道称是筹集30亿元。报道还指出,汉能集团主席李河君曾紧急从集团内部选择了9个人,对集团的54家单位,对关于营口的定融产品进行全集团专题介绍。
 
在一份曝光的关于该产品“推介会”录音中,该名宣讲人分配的额度约有8个亿,整个产品加起来逾30多亿,产品募集目标要在8月底完成。
 
汉能内部将“推介会”称为“培训会”,培训对象为7月1日前入职的9级及以上员工。“推介会”上,主持人表示,对于员工认购为0的现象,员工的整体绩效考核、价值观考核就为C,而C的结果就是走人。
 
为了融到钱汉能做好了大量裁员的准备,宣讲人这样说到:“汉能已经死过几次了,2015年520的时候,汉能不也死过1次,不也活过来了吗?所以今年还是那个态度,5000人6000人都在所不惜”。
 
甚至为了让员工有钱购买这款起步20万元的金融产品,有报道称,汉能还“贴心”地组织了来自十几家银行的业务员组团上门给员工们办理贷款业务。
 
但是汉能却否认了以上爆料。
 
2018年7月27日,汉能集团曾发布声明,称本集团及下属公司,近三年以来从未通过任何方式发行公司债券及其他金融产品。同时表示,有与汉能合作、地方国有企业控股的移动能源项目公司,发行非公开定向金融产品,本集团鼓励员工推荐亲友及本人自愿购买该产品,从未就此产品对员工提出强制性购买要求。
 
同时,汉能集团表示,对于网络流传的相关宣讲人员言论,系其个人理解偏差及过度发挥,违背了本集团及下属公司的立场和意愿。对此不当言论之责任人,本集团已责令旗下相关公司对其进行处理。
 
 
移动能源产业园兴建耗费巨资
 
偏偏又遇上光伏行业寒冬
 
据了解,汉能系旗下主要有移动能源、汉能控股集团和上市公司汉能薄膜发电集团。
 
近年来,尤其是重押光伏产业,汉能在国内广泛布局“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现已在四川绵阳、泸州,山西太原、大同、孝义,辽宁营口,贵州铜仁,湖南邵阳,云南昆明等地落地。
 
公开资料显示,营口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一期工程投资68亿元。
 
汉能薄膜发电集团财务数据显示,2013年净利润20.69亿港元、2014年净利润33.08亿港元、2015年则巨亏122.33亿港元、2016年净利润2.52亿港元、2017年净利润2.61亿港元、2018年实现营收212.5亿港元,净利润为51.93亿港元。
 
 
尽管汉能薄膜2018年的财报看似好看,但是资金链紧张也是十分明显。财报显示,经营现金流却为净流出7.9亿港元,货币资金只有3.5亿港元,流动负债却高达144亿港元。另一方面,汉能薄膜应收款项136亿港元。
 
 
就拿收益最好的2018年来作比,仅一个产业园的投资金额已经超过汉能薄膜发电全年净利润,更是2017年的数倍。
 
除此之外,更加不利的情况出现了,行业趋势也发生变化。
 
2018年5月3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通知指出,根据行业发展实际,暂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在国家未下发文件启动普通电站建设工作前,各地不得以任何形式安排需国家补贴的普通电站建设。此外,新政还进一步明确要规范分布式光伏发展,今年安排1000万千瓦左右(即10GW)规模用于支持分布式光伏项目建设。
 
光伏补贴的叫停,更是增加了汉能资金紧张的窘境。政府补贴对于汉能来说一直十分重要。
 
在光伏产业梦上,李河君给予了很大的希望。几乎动用了所有的融资渠道,最好的资产金安桥水电站股权被大量质押。
 
除了银行机构的巨额授信,银行定向债务融资工具,以及与地方国资平台公司间的借贷,甚至连P2P平台也成为其融资渠道。
 
在光伏美梦下,李河君曾经给汉能定下了421的宏伟目标:到2019年底,汉能要实现400亿人民币的盈利,2000亿人民币的销售收入,10000亿人民币的市值;到2022年底,实现400亿美元的盈利,200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10000亿美元的市值。
 
但到今年,李河君显然感受到了资金紧张的困境。在今年7月30日,李河君在主题为“降本增效”的集团中高层会议上发表讲话。
 
讲话中,李河君对公司高管训斥一番:“各个事业部的CEO们,各个公司的CEO们,如果全部是向集团伸手要钱,就是一种耻辱!几十亿净资产在那,还跟集团要工资!你们的职责何在?”
 
巨大困境面前,李河君仍然鼓励部下说,“汉能这个时期,表面上是困难的时期,其实是最好的时期。汉能移动能源是3A级平台,至少可以融1000亿的资金”,“只要今年做好,明年的421目标唾手可得”。
 
有知情人士曾对媒体说,“如果到8月份还不能有现金流回款,全完蛋。这是汉能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河君在今年上半年的一个誓师大会上的讲话。”
 
现金流不足,大量负债,行业寒冬,度过了520的汉能能否再次逃过一劫,仍然是未知数。
 
最后想起现场一位维权员工的玩笑话:“李河君现在真是中国首负了”。
上一篇:揭秘一个你不知道的中关村:公司化运作 产业遍及全国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