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薪、裁员、陷争议,无人便利店明星公司发生了什么?

欠薪、裁员、陷争议,无人便利店明星公司发生了什么?


燃财经(ID:rancaijing)原创
 
作者 | 杜枫
 
编辑 | 魏佳
 
昔日无人便利店明星公司缤果盒子,如今卷入裁员欠薪风波。
 
有员工向燃财经(ID:rancaijing)透露,缤果盒子从去年底至今共裁掉了上百名员工,部分被裁员工的工资和赔偿金拖延未付,有些甚至已经拖欠长达半年。
 
缤果盒子是一家无人值守便利店创业公司,发迹于2017年兴起的无人零售风潮,是国内首家可规模化复制的商用无人便利店。这家公司在2017年7月获得超过1亿元A轮融资,2018年1月获得8000万美金B轮融资。
 
但随后14个月的时间里,这家公司没有宣布新的融资消息。
 
一位离职员工透露,2018年10月前后,缤果盒子开始启动裁员,并延续至今。最大规模的一轮裁员发生在2019年1月,“一周内走了100多人”。缤果盒子的员工数量,从巅峰期的500余人,到现在只剩100人左右。
 
对此,缤果盒子方面回应燃财经称,目前公司运营正常。公司在去年进行了一次比较大的战略调整,优化了不少不合适的员工,但同时也在招新人。之前几百人的规模是超配,目前100多人的团队是跟业务需求匹配的。大部分离职员工都拿到了足额补偿,少部分员工的工资和补偿金拖欠,是因为人事部门工作交接所致。
 
有离职员工称,缤果盒子已经基本撤离华南市场,大连团队已经解散,目前北京是运营相对完善的市场。缤果盒子APP显示,当前北京共有35个盒子。
 
缤果盒子收缩背后,无人便利店要彻底凉了吗?
 
作为曾经风口上的赛道,无人货架早已被资本宣判死刑,无人便利店仍在艰难探索。泡沫破灭后,一些无人便利店早已撤出市场,缤果盒子是幸存的最大一家。如今身处各种坏消息之中,缤果盒子将要如何走出困境?
 
连拿两轮融资,曾是行业领头羊
 
缤果盒子的前身是生鲜电商缤果水果,由陈子林在2013年创办。2016年,缤果水果转型做无人便利店,第一个网点在当年8月落户广东中山。
 
2016年是新零售的关键之年。这年1月,盒马鲜生在上海金桥正式营业;10月,马云在阿里云栖大会上首次提出新零售的概念;12月,亚马逊首家自助便利店Amazon Go在美国西雅图开业。
 
盒马新物种、无人货架、无人便利店,各种新零售项目闻风而动。以无人便利店为例,2017年7月,F5未来商店和缤果盒子在一周之内先后宣布完成A+轮和A轮融资,金额超过1.3亿元。无人值守新零售项目EasyGo随后宣布完成2000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阿里巴巴也在当年7月推出了无人超市“淘咖啡”,一时赚足了眼球。
 
在这个过程中,缤果盒子迅速崛起成为行业领头羊。它主打便利店的无人化和智能化,在社区、学校、商场等场所打造封闭的拼装“盒子”,借助移动支付、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技术,用户可以实现手机扫码开门、自助选购商品、扫码支付,全程不需要营业员参与。
 
除此之外,缤果盒子还有两点颇具创新性。一是店面盒子就跟集装箱一样,不仅可以自由拼装,还可以自由移动;二是盒子可以应用在极端场景,比如人流量少的空旷地带。
 
 
图 / 视觉中国
2017年9月底,缤果盒子入驻22座城市,在全国落地158家店。12月底,盒子的数量超过了200个。
 
然而,无人便利店的风口并未持续多久。2017年底开始,行业的融资消息明显减少。
 
2017年11月,缤果盒子被曝出大股东陈卓彬将缤果盒子参股公司“倍便利”大门上锁,门禁拆除,并张贴多张员工违纪开除通知书。脉脉平台上出现维权员工,向缤果盒子讨要说法。
 
另外,缤果盒子执行副总裁谢群在这期间离职。陈子林“一年内完成5000个无人便利店”的目标,在高管离职和员工维权风波中,被迫流产。在开店的最高峰,缤果盒子对外宣称的店面数量是500多家。
 
无人便利店行业一时风声鹤唳。2018年,GOGO无人超市被曝门店关闭、离职员工提出劳动仲裁。F5未来商店、EAT BOX、小e微店等品牌,也并未实现规模复制。
 
缤果盒子在这个时候得到了救兵的支持。2018年1月17日 ,缤果盒子宣布完成8000万美金的B轮融资。这则融资消息让缤果盒子暂度难关。
 
全国城市收缩,部分城市关店调整
 
整个2018年,无人便利店行业的融资事件寥寥无几。缤果盒子之后,一直到6月下旬,Easy Go未来便利店宣布完成A轮1.2亿元融资,才让这个突然沉寂的新兴行业焕发出一丝生机。
 
但缤果盒子却似乎陷入了资金危机。
 
“去年10月份前后,公司账上应该是快没钱了。这可能跟C轮融资没到位有关。”一位离职员工说。
 
最直观的感受是,各部门开始缩减预算。另外,裁员从悄无声息到批量进行。
 
一开始,裁员以业务调整的名义进行,首先缩减的是供应链团队和商品团队。到2018年12月,各个部门开始有一些名额,要求缩减编制。“高层跟我们聊,说如果我们继续待在公司,可能会发不出来工资,相当于就是变相裁员。”一位在今年1月被迫离职的员工说。
 
裁员高峰出现在今年春节前。据该员工透露,今年1月,大部分员工每天的状态就是“在公司等着被约谈”。
 
一些离职员工跟缤果盒子签订了补偿协议,但工资及补偿金迟迟未到位。有员工在今年1月被裁员,至今未拿到拖欠的款项。“公司说账上没钱,但要优先保障给在职员工发工资,让公司能正常运行。”也有员工在等待,“公司可能会有一笔新的钱到账”。
 
有前员工称,2019年1月之后,缤果盒子开始实行承包制,把业务承包给员工自负盈亏。这在部分员工看来,是公司想要调动员工的积极性,在公司层面减小财务压力。
 
在2017年9月28日的品牌战略发布会上,陈子林表示缤果盒子已经完成了22个城市、158个盒子的落地,全新拼装的盒子已经测试完毕,进入量产阶段。但如今打开缤果盒子官网,网站显示进入城市数量为28个。这意味着,从2017年9月底至今,缤果盒子只新拓展了6个城市。
 
缤果盒子方面回应燃财经称,进驻的城市确实从之前的40多个,收缩到现在的20多个,因为部分盒子不盈利,进行关店调整。
 
如今打开缤果盒子APP,页面显示在北京有35个盒子,其中11个位于门头沟区。缤果盒子曾在2017年9月和门头沟区政府达成战略合作,从而进入北京市场,首店落户门头沟。
 
6月20日晚,燃财经前往方庄地区一个盒子探访,发现其内部商品和货架已搬空。盒子附近的商户告诉燃财经,春节过后,这个店面就关停了,因为“这个店的位置不是很好,没法打广告,生意不好”。
 
 
APP上显示该点位有货
 
摄 / 燃财经
燃财经实地探访发现大门关闭
 
内部商品和货架已搬
 
燃财经还前往朝阳区黄辛庄路、东城区忠实里四巷等地的盒子探访,发现运营正常。出售的商品包括矿泉水、饮料、零食、生活日用品等上百个种类,货架上商品充足。
 
 
朝阳区黄辛庄路的缤果盒子运营正常
 
摄 / 燃财经
 
在忠实里四巷现场补货的一名工作人员称,盒子的地段不同,商品的销量也不一样,好的地方一天能卖出几千元,而有的地方卖不到一千元。
 
一位曾负责运营的离职员工称,缤果盒子已经基本撤离华南市场,大连团队已经解散,有些城市的盒子因为无人管理运营而处于搁置状态,目前北京是运营相对完善的市场,实际在运行的城市不超过20个。
 
研发运营投入巨大,整体盈利需要时间
 
“缤果的理念是对的,方式也没有问题,但是太to VC了。”一位便利店创业者告诉燃财经(ID:rancaijing)。这意味着,在发展早期,公司扩张的速度和规模,取决于资本的支持力度。
 
从融资过程来看,缤果盒子的A轮和B轮融资只相隔不到半年,但是B轮融资完成后的一年半时间里,缤果盒子没有新的融资进来。这意味着,如果没有新的资本支持,缤果盒子只能靠自身造血。
 
2017年A轮融资后,陈子林曾表示,缤果盒子的商业逻辑和传统便利店不一样,传统便利店是刀尖上的生意,只要运营不慎,就会亏本。但缤果盒子的成本极低,早期就可以盈利。
 
节省租金和人力成本,是无人便利店诞生的驱动因素之一。“运营成本不到传统便利店的15%”,曾被缤果盒子拿来吸引加盟商。一份缤果盒子的加盟文件显示,盒子每月的运营成本约2500元,而传统便利店要大于1.5万元。
 
缤果盒子内部员工表示,缤果盒子单个盒子的建设及安装成本大概为8万元,单店商品的SKU从200到800不等,价格要比传统便利店便宜。商品毛利为25%左右,单个盒子在日均销售额1000元的情况下,回本要2年。
 
根据其提供的运营数据,2018年9月中旬,缤果盒子全国293个盒子,日均销售额超过1000元的只有40个,其中有108个日均销售额不到300元。日均销售额过千的省市以北京、浙江、陕西、四川为主。
 
从整体来看,早期巨额的硬件和研发投入,在财务上对缤果盒子形成了压力。据离职员工透露,缤果盒子的部分盒子实现了盈利,但公司整体依然处于亏损状态。仅在技术研发一项,缤果盒子就投入了几千万甚至上亿的资金。
 
“无人便利店在技术上不成熟。”一位专注无人设备领域的投资人向燃财经说。陈子林曾表示,无人便利店是资本密集型行业,起步的时候很重,需要大量资本支持。另外,这也是一个技术密集型行业,AI工程师人才很难找,价格也很贵。对于初创企业,无人零售变得越来越艰难。
 
另外,这个行业还处在发展早期。“早期市场需要被教育,这意味着有很多坑要趟。”上述创业者说。
 
“缤果盒子用图像识别技术替代了RFID电子标签,虽然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成本,但图像识别的问题是,机器学习的速度赶不上市场新品的上新率,有些特定商品的识别率比较低。”离职员工称。
 
 
图 / 视觉中国
货损是无人零售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客人恶意拿走商品、不付款、盗窃等情形在无人零售刚兴起时时有发生。缤果盒子内部员工表示,如今这个问题已经得到解决,用户通过APP进店,身份绑定可查,店内店外都有监控摄像头和人脸识别设备,盗窃风险很高。
 
另外一个绕不过的问题是,在商业模式层面,无人便利店是否会像当年的无人货架一样,成为昙花一现的资本产物?
 
作为一个新兴业态,无人便利店在诞生之初曾惊艳全场,引发资本争相下注。但时至今日,不论是被科技界寄予厚望的亚马逊Amazon Go,还是阿里巴巴无人超市“淘咖啡”,都没有得到大规模商业化应用。
 
在上述便利店创业者看来,无人便利店的方向是正确的,因为它能覆盖传统便利店覆盖不了或者成本比较高的区域,但是团队管理和供应链管控能力是关键所在。“无人便利店更像是一个大业态下的补充,在一些人流量没有那么密集的区域,能满足消费者的需求,但它不是一个独立的业态。”
 
如今,资本对无人便利店行业的投资愈发谨慎。对于创业公司而言,磨练内功成为当务之急。
 
“这终究还是巨头之间的游戏。”上述投资人说。
 
*题图来源于视觉中国。
上一篇:缺钱!贾跃亭的FF解雇数十名无薪休假员工
下一篇:苹果超低价抄底Drive.ai:吴恩达自动驾驶梦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