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超低价抄底Drive.ai:吴恩达自动驾驶梦碎

苹果超低价抄底Drive.ai:吴恩达自动驾驶梦碎


在Drive.AI将死不死之时,苹果来了一场7700万美元的超低价收购。
 
随着自动驾驶进入加速推进商业化落地时期,而这条赛道上有技术却无资本的初创公司面临三个选择:要么拿钱,要么被收购,要么等死。
 
Drive.AI已经两年没有拿到过融资了,资本不再青睐之后,它只剩下两个选择,寻找买家或者等死。没有公司会轻易选择后者,但随着联合创始人出走接连出走,CEO被频频更换,苹果低价抄底也没能没能救Drive.AI于水火之中。
 
寻求收购 投奔苹果
 
据美国科技媒体Axios昨日报道,苹果已于不低于7700万美元的买下Drive.AI,并有几十名Drive.ai工程师将加入苹果,其中大部分都将在苹果负责工程与产品设计工作。
 
苹果并未透露具体的收购金额,但表示苹果支付的价格不会低于Drive.ai累计获得的7700万美金融资。而两年前Drive.ai在完成B轮融资时,估值达到2亿美元。
 
据硅谷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今年2月初报道,Drive.AI今年早些时候已经开始寻找潜在买家,并聘请投资银行杰富瑞(Jefferies)担任顾问,向有意收购的竞争对手抛出橄榄枝。此前已有多个潜在买家接触Drive.ai,但最终只有苹果有兴趣。本次收购除了雇佣Drive.ai的一些员工外,苹果还将收购其自动驾驶测试车辆和其他资产。
 
今年早些时候,苹果造车项目“泰坦计划”解雇约190名员工,其中大部分为硬件和软件工程师,作为其新领导层重组的一部分。
 
最近苹果疑似扩大了“泰坦计划”的招聘规模。苹果招聘记录显示,其包含关键词“autonomous(自动化)”的职位列表从年初的26个增加到6月份的35个。从Drive.AI离职的联合创始人王涛也疑似加入苹果泰坦计划,据王涛领英资料显示,他加入的“非公开项目”正在招人。
 
到目前为止,已有5位前Drive.AI员工已经更改了他们在领英上的个人资料。资料显示,他们均于今年6月离开Drive.AI并加入苹果。
 
永久关闭 高管陆续出走
 
据旧金山纪事报报道,加州当地发展部门昨日发表的一份文件显示,吴恩达创立的自动驾驶明星公司Drive.AI将在6月份关闭其位于山景城的办公室并永久关停其业务,同时解雇90名员工。
 
旧金山纪事报记者就此事向Drive.AI公关和政策总监Adrian Fine求证,Adrian Fine拒绝就关闭一事进行置评。
 
据知情人士透露,Drive.AI现有100多名工程师。去年9月份,Drive.AI更换了一位首席执行官,任职时间不到一年。
 
自公司成立以来,Drive.AI已有好几位联合创始人陆续离职。领英资料显示,Drive.AI联合创始人萨姆普?坦登(Sameep Tandon)已于今年6月离开了公司,坦登还是斯坦福大学的学生时,就开始为自动驾驶汽车编写软件。另一位联合创始人王涛的领英资料显示他已于今年2月离职。
 
 
萨姆普?坦登(Sameep Tandon)领英资料显示他已于本月离职Drive.AI
 
王涛领英资料显示他已于今年而二月份离职并加入另一非公开项目
Drive.AI某高管在6月12日致加州就业发展部的一封信中表示,Drive.AI计划在周五之前关闭位于山景城的办公室,将被裁员的高管包括现任首席执行官Bijit.Halder,以及财务和机器人部门主管。
 
公司法律总顾问Thomas.Yihl在一份通知中写道“由于接下来将要面临的状况超出了Drive.ai的可控范围和知识水平,公司的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 Thomas.Yihl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自动驾驶初创公司迎来艰难时刻
 
两年前,Drive.AI的估值一度达到2亿美元,并且自信地认为自己是为数不多已经为公众服务的未来主义乘车服务之一。
 
去年Drive.AI与德克萨斯州阿灵顿市(Arlington)合作,为当地居民提供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在固定路线上运送乘客。Drive.AI同时还在旧金山郊区达拉斯测试了这项服务,旧金山的测试于已于今年3月底结束。然据美国《汽车新闻》报道,Drive.AI与阿灵顿市的合作已经终止。阿灵顿一位发言人表示,已于5月31日结束合作,原因是Drive.AI单方面要求提前结束为期一年的试点项目,而不是按计划持续到10月。
 
2017年,Drive.AI曾宣布为Lyft提供带有驾驶功能的机器人出租车。按照计划,该项目由Drive.AI测试工程师掌舵,并将于当年9月份旧金山湾区启动,但目前尚不清楚该项目是否已经启动。
 
自2015年成立以来,Drive.AI获得了GGV纪源资本、英伟达风险投资子公司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7700万美元的融资。Drive.AI最近一轮融资是在2017年9月,由亚洲最大出行公司之一Grab牵头。当时,Drive.AI表示计划在新加坡开设办事处并提供服务,然而领英上没有出现任何有关新加坡员工的记录;与此同时,据新加坡商业数据库显示,并没有出现过一家名为Drive.ai的实体公司。
 
从技术竞争到资本竞争
 
近年来,投资者、政界人士和公众对自动驾驶汽车的热情时高时低。特斯拉和Uber的无人驾驶汽车近年来事故频出,使得投资者们对汽车完全自动驾驶能力的大胆预测也有所软化。但Cruise、Waymo和特斯拉等资金充足的公司仍在继续他们的计划,推出自动驾驶车队。
 
Drive.ai黯然离场并非由于本身的技术缺陷,其创始团队还在斯坦福的时候就曾经打造出世界上最大的神经网络。
 
但是自动驾驶行业步入商业化落地时期,随着越来多的资本进入,技术竞争已经演变为资本竞争,资本才是助推商业化落地的最大推手。近两年来,Uber,Aurora, Nuro,Argo AI等自动驾驶初创企业融资不断。
 
但自2015年成立以来,Drive.ai仅获得7700万美元融资。最近的一轮融资还发生两年之前,由东南亚的App打车公司Grab领投,这样的融资能力显然不足以支撑其在商业化落地时期的激烈竞争。
 
Drive.AI出售自己的举动表明,随着人们对自动驾驶技术商业化需要多长时间的乐观情绪消退,自动驾驶初创企业正在发生巨变。自动驾驶初创公司正走到一个岔路口:要么拿到大笔融资,要么被收购,要么死掉。(文/余洋洋 编辑/张丽娟 来源/CV智识)
上一篇:欠薪、裁员、陷争议,无人便利店明星公司发生了什么?
下一篇:一线|OPPO发布无网络通信技术:可收发语音和短信